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庆成】喵糖茶

   💜💖💛💚
  西给生日快乐🎂

  可以化猫的西给
  西四细腻x2的人
  狗血肯定撒一地
  宇宙脑洞鸡爪
 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
  不怕雷可以继续了
老规矩链接在评论
  万一翻车我继续刷链

西给最近变了。
  小山坐在沙发上,拿着报纸,但是满脑子都是自家猫先生。
  西给是只猫,有时候是人,有时候是猫。
  西给是个作家,像个死宅。
  西给喜欢钓鱼,出海的时候甚至可以选择性遗忘给小山打电话。
  西给做饭超好吃,所以不用点外卖。
  西给不喜欢陌生人。
  西给是小山的。
  小山拎着包,“我出门了。”
  “路上小心。”加藤成亮头都没抬。
  小山有些失望,说好的出门chu呢( ᵒ̴̶̷̥́ωᵒ̴̶̷̣̥̀ )。西给变了。
  “再不走你要迟到了哦。”加藤看着门口眼睛水水的小山提醒道。
  “唔,我走啦。”小山委屈巴巴的出门了。
  看着人出去,加藤松了一口气。然后变成猫的样子踱回房间。
  发情期真难熬。
  “喵……”
  小山工作空隙还是满脑子是自己家的猫先生。
  小山软磨硬泡终于进入了加藤的生活,两个人顺利的交往同居,虽然起居室不在一起,但是同一个屋檐下,小山也是很知足,毕竟每个人都懂得适当的距离。
  当他某天发现自家恋人是只猫的时候。
“哇!!”兴奋的小山抱着加藤喵上下其手,开心的像个傻子。
  小山居然这么接受了猫先生。
  加藤居然也接受了这个人。
  后来小山总结了加藤的各种习性。
  并不是冷漠,而是怕生。
  西给超级会照顾人的。
  傲娇,真的傲娇,还会炸毛,顺毛的时候超级乖。
  不准摸尾巴根!
  不准摸家外面的猫,小山摸了公寓外面的小猫,回家被加藤甩了白眼,虽然小山觉得白眼挺好看的,但是光着屁股的小山在浴室洗了六次澡,加藤就开着门坐在门口看着。直到加藤闻不到其他味道……
  期间害羞的小山礼貌的硬了……
  猫先生,变成喵自己回房间了。
春天到了,猫先生的苦恼也来了,又不能去医院做个手术吧……西给绝对不会去的!!!但是又苦于怎么表达,西给把所有文采放在了小说里,但是每次想跟小山说的时候,被鹿眼盯着,就忘了。
  “我想跟你滚床单。”不不不,西给绝对不能这么轻浮。
“我们上床吧。”不行不行不行,西给才不能这么说。
  “……”猫先生苦恼的抓起了床单,不小心挠了个洞。
  喵……
  晚上小山回来以后看着日期表,今天要换洗卧室的东西,然后兴冲冲的先跑去拆西给房间的床单被套。

  “嗯?”确定西给床单有破洞,“嘛,我应该买个磨抓的猫架的。”
  “……”蹲在长途的床头的猫先生就这么看着他忙碌。
  收拾完之后小山抱着抱枕坐在客厅看电视,眼神时不时飘向一直趴在窗户旁边的猫先生。
  “大概西给最近有心事。”小山思考了一下。
  然后猫先生轻轻的走了过来,绕着小山来回蹭,但是小山伸手想抱它的时候,猫先生就躲开了。
  过了一会继续绕着圈蹭。
  “啊,这样也很好啦。”小山继续开心的像个傻子。
  蹭了不下几十圈,猫先生爬进小山怀里,眯着眼睛,尾巴甩来甩去,挠着小山的腿。
  摸我啊!
  小山心领神会挠下巴,摸耳后。
  然后拿出了指甲剪……
  猫先生先是瞪了一眼小山,但也没跑掉,乖乖的让小山剪指甲。
  “喵……”我知道不应该抓破床单。
“嗯嗯。知道就好。”小山一边剪一边回答。
  “喵。”那是有原因的。
  “嗯嗯,西给有自己的原因,所以我就不问啦。”小山。
  “……”猫先生此刻想暴打小山,但是又不能掐着人家说你给我问啊!
  剪完指甲,猫先生跳下去,回房间了,背影苍凉……
  一只有恋人,处于发情期的猫,自己回房间了……
  突然生气!猫先生转身跑进小山房间。
  整理的特别整洁,桌子衣柜床头柜,如果不是满满的小山的味道,西给都怀疑这里没人住。
  然后,猫先生跳上桌子,把东西撞的乱七八糟,把看起来摔不坏的推下桌子,不行,猫先生在小山的床上蹦蹦跳跳……目睹了一切的小山还是笑的阳光。
  “西给这么活泼真好,是一只健康的猫呢。”小山居然鼓掌……
  猫先生更生气了!
  “喵!”你不问一下嘛?
  “西给想说的话,我才能问的,”小山打开衣柜拿出毛绒绒的睡衣,准备去洗澡。
  “喵!”猫先生窜进衣柜把里面的衣服往外扒。弄得乱七八糟。
  小山想了一下,西给的意思是让我问一下???
  然后小山放下睡衣,伸手拎着猫先生的后颈,把猫从衣柜里拎了出来,放在床上。
  西给变回人,坐在小山床上,裹着小山的被子,一言不发。
  “所以我心爱的西给怎么了??”小山坐在旁边轻声问道,“发生什么了么?”
  简直是完美的距离感,加藤成亮感慨这个人总是把握住合适的时间和相处方式,除了最近……
  加藤裹着被子不看小山,看似轻松的往人家身边挪了挪,然后贴着小山的后背。
    “西给想要庆……”加藤小声的说,双手捏着小山的衣角。
  小山全身僵直,冷静一下。
  加藤等了半天不见小山有动静,干脆放开他,从另一边下床,拉到吧!
  刚站起来就连人带被子,被小山抱过去压在床上。
  小眼睛眯起来,很认真的问到:“西给认真的么??”
  “不然呢?”加藤恼火。
  “因为我知道啊,”小山把脸埋在加藤颈窝,“西给发情期到了,但是如果是因为这个和我上床的话,好不甘心啊……”
  小山侧脸盯着加藤。
  认真,又委屈。
  “那就不要做了,”加藤耳朵尾巴长了出来,干脆变回猫跑掉。
  谁知小山扣住加藤的手阻止了他继续变化,“不要继续了,保持这个样子。”
  许久没有见过带有命令性的小山,加藤条件反射的听从了。
  毛茸茸的耳朵在蓬松的黑发里,黑色的尾巴不安分的扭来扭去,中间阶段的加藤,除了耳朵尾巴,连小尖牙都长出来了。
  小山放开禁锢加藤的手,抚摸着加藤的脸颊然后掰开加藤的嘴,看到小尖牙之后,凑过去轻声说:“不要咬我哦。”
 
 

评论(7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