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增手】机械心 02

我瞎编的
想哪是哪
一年级毕业看图写话
多谢装苑爸爸
跪求下次把裤子也脱了

  “你暂时不能离开这个星球哦。”科学家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  我才不想失重大风暴雨紫外线往外跑呢,宇宙有什么啊。增田点点头,外面不如室内舒服。
 

  红色金纹的机甲降落在院子的空地。
增田透过窗户看到一个 金发的青年坐在机甲上,眼睛亮晶晶的像最闪耀的时候的伽马星河,然后青年笑的很好看。
  “mass!”青年朝他挥挥手大喊。
  模糊的记忆里这个声音一直这么喊着自己。增田觉得视线模糊了,伸手摸了摸脸才知道自己大概是“哭了”。
  赶紧擦擦脸出去接人。
  “让我再等一会,shige的隔离光谱还在杀菌,”金发青年没有从机甲下来,远远的朝他喊到。
  增田也停下脚步,科学家说过宇宙有很多危险的生物,但是增田的眼睛像是黏在对方身上,就这么两个人远远的站着。
  许久之后增田觉得自己这么站着很傻,但是不舍得走开,只能叫来了管家去准备下午茶,蛋糕不要太甜。
  说不出为什么最后要嘱咐蛋糕不要太甜,但是增田潜意识里就这么觉得。
  管家离开之后,增田原地坐下,等金发青年下来。
  “下午好啊,我是手越,喵~”金发青年跳下来笑嘻嘻的自我介绍。
  “轻浮。”增田随口冒出一句,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很不礼貌,增田接着道歉:“啊不是,那个对不起,我是增田,科学家出去了。”
  “我知道他走了啊,还是我指的路呢。”手越抬头看着天空,“shige做的防护屏障越来越难进来了。”所以你被保护的很好。
  手越没说出后半句,像自家里一样,带着增田回客厅,还顺手给他倒了杯茶。
  “要吃梅干么?”手越问到,然后跑去厨房抱了一罐腌梅子出来。
  “你来过这里?”增田问。
  “很多年前啦,有空的时候会来,你还没醒呢,”手越戳着梅干,“后来大清除星际海盗,n团被派发到Δ前线,就很久没来了,然后你就醒了。”
  增田好像理解但是又说不出是什么,只能听着。
  “不过多亏了前线人杂消息广泛,找到了狐狸,”手越悻悻的说道。
  “你还记得多少?”手越问到。
  “什么都没有,但是活下去没问题。”增田说道。
  手越没在接着问下人,只要他没有死去就好,记忆不重要,只要他活下去就好,其他人都不重要。
  “你认识我?”增田问到。
  “认识哦。”手越放下梅干,拿着小叉子吃了一口蛋糕,然后猫眼惊奇的睁大,又恢复平静,内心却轰隆隆的刮起了风暴。
  蛋糕不甜……他不喜欢太甜的东西,或许科学家也不喜欢甜食,所以他们这里都不甜……
  增田没有忽略他的表情,“我觉得你应该不喜欢太甜的东西。”
  “对呀,手越喵除了你,其他甜的东西都不喜欢哦。”手越咬着叉子说道。
  增田没有说他轻浮,也没有再说其他的事。空气突然安静。
  “你不告诉我之前的事么?”增田问:“我不记得的那些?”
  “你不问我就不说咯。”手越说:“万一你不想知道呢?”
  “那算了。”增田包子脸鼓了起来。
  “我说,”手越放下手里的东西,正坐,“我们俩以前结婚了。”

【增手 /庆成/双兔】NEVER LAND 10【HP ver.】

我记得这个了
_(:ᗤ」ㄥ)_我瞎编的
还是想哪更哪
牛主j家其他有
天造地设堂本家

10  你不知道的人不代表不存在

自从大半夜被奇怪的东西追之后,第二天不仅被小山和增田训了一头,还被堂本【光一】老师用“和善”的眼神恐吓了一整天。
  “西给,我的手快抄断了。”手越看着加藤。
  加藤也是一脸茫然,“西给为什么要答应你去看什么发光的独角兽发光的鹿,西给脑子绝对被科特巴德的稀泥糊了才去的。”
  “我不想抄了!”手越大喊。
  “小点声,你这样整座学校都知道你在罚抄魔咒啊。”加藤捂着耳朵。
  “光一先生就是公报私仇!”手越小声嘀咕。
  “我们的确不该半夜出去的。”加藤认命,“但是抄五百遍也太多了吧。”
  “所以就是公报私仇!就因为我们去打扰了刚先生嘛!”手越含泪继续抄。
  “我错了,下次还敢!”手越。
  “拉到吧你。”加藤。
  蹲在窗外偷看两只兔子抄作业的增田和小山捂着嘴偷笑,全天下都知道光一老师这个蹭的累多宝贝刚先生,也就这俩人有胆子半夜跑去打扫刚先生。
  “其实啊,刚先生的树周围是有咒语的,”小山说道,“之前的魔法课有探测魔咒的章节,那里有魔咒波纹。”
  “你是说?”增田小声:“光一老师在刚先生周围放了咒语?所以谁去他都会知道?”
  “我是这么想的。”小山摸摸下巴假装有胡子猜测。
  “哦,那不是我的咒语哦,我觉得你们俩应该去打扫一下神秘屋。”笑的像小狐狸一样可爱的光一老师蹲在两人身后。
   一脸不情愿的小山和增田去了神秘屋,心想事成屋。
  “这里什么都有!所以叫心想事成屋。”小山强颜欢笑指着堆积如山的东西。好几座大山!
  “不行!!我想吐!!”增田捂着眼睛,强迫症犯了。
  其实根本不可能打扫干净这里,鬼知道到底有多少东西。
  “起码做做样子,把走路的地方扫一下吧。”小山拿起扫把,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mass你看!!!”
  “被你吓死了说人话。”增田。
  “你看!!”小山把手里的扫把给增田看,上面写着(光轮2000)。
  “听说心想事成屋之前清理过一次,是因为两根魔杖的主人最终战斗,然后有人放火烧了这里。”增田杂学上线,“2000就是其中一个的扫把。”
  “几百年前的事啦。你哪里听来的?”鹰驹说给我听的。
  “你不是讨厌动物么?”小山问。
  “离得远了,聊天还可以,鹰驹挺干净的。”增田认真的说。
  许久,两人终于彻底放弃了打扫整理,开始在一堆一堆的物件里找有趣的东西。
  增田走过一角被一面镜子吸引,镜子里的影子不是自己,是小金毛。
  “小山,这个,镜子很奇怪。”增田叫小山过来。
  “这个可以照出来你所求的东西哦。”小山跑过来,“你看到什么?”
  “……我自己。”增田选择说谎。
  “你说谎,”镜子发出声音。
  增田惊得后退几步,索性跑开,留下一头雾水的小山。
  没跑几步,小山尖叫着追了过来。
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蛇!!”小山边跑边叫。
  增田回头看见一条黑色的巨蟒,比小山还粗,然后他和小山一起逃跑,左转右转迷失在了物品堆里。
  两人缩成一团躲在一个柜子下。
  “怎么办?”小山小声问到。
  “想办法偷偷跑出去,”增田:“如果正面遇到就用石化咒,遇不到最好。”
  “不行哦,我家宝贝会伤心的。”黑暗中一双手搭在二人肩膀,“对淑女要有礼貌。”
  两个人惊了一身冷汗,而后小山快哭了:“卡咩,你会吓死人的。”
  被叫到的前面笑嘻嘻的抱着两个惊魂未定的人。
  “没办法嘛,带Hang出来散步,然后就迷路了,然后你们就来咯,”龟梨和也示意淑女来打个招呼,巨蟒把三人围绕起来,吐着信子打招呼。
  凉凉的鳞片激起了增田的鸡皮疙瘩。
  “哇,mass脸都白了,”卡咩趴在增田肩膀朝增田侧脸吹气。
  “好啦,快放开我,我要回去!”增田噘着嘴。
  “那你们先带我出去嘛,我找不到路才想等人来救我的。”
  然后三人带着蛇一起出去了。
“你平时都把她养在哪里啊?这么明显的体型很难隐藏吧?”增田问到。
  “平时啊?Hang就在橡树林的背阴里睡觉哦。”卡咩摸摸蛇的鳞片,“说美丽的淑女体型问题是很不礼貌的。”
  “对不起!”增田居然立马道歉。
  然后小山和增田飞奔回去了。
  “因为昨天晚上吃太多了,我们多走一回再回去吧。”龟梨和也温柔的对她说道。
  昨天晚上影子们围绕着刚先生的树屋,防御的魔咒被一层一层打破,不得已他带着巨蟒去清理了影子,Hang是唯一可以消化灵魂的错在,缺失了肉体独灵魂的影子最终的下场。

【增手】机械心

看图写话
交作业
想到哪就写到哪

  脑子里有宇宙的科学家走之前给增田留下了大笔财富。
  “你要像人类一样生活哦,你是个人。”说完,科学家乘着他的飞船离开了,去寻找他的狐狸和玫瑰。
  这个科技时代里,金钱才是主体,无论你是人类,动物,一堆机械合成物,只要你坐拥财富,你就是这里的主人。
  增田被创造出来之后,并没有想要的东西,科学家给他的,远超过他的需求。
  “mass啊,虽然你是生化人,但是你要相信自己是有心的哦。”科学家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“如果没有驱动的话就无法生存,所有生物都是一样的,所以我肯定有心。”增田说道。

 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科学家摘下单边眼镜,右边绿色的眼睛接触阳光有些不适,然后赶紧重新戴上眼镜。
  “机器是有思维没有思想的,人类是有思想有思维的,但是mass两者都是,mass是独一无二的。”科学家说道:“mass是有心的,总有一天你会懂的。”
  增田有些嫌弃这个一直咬文嚼字的人。

几年前,星际骑士团的金色机甲落在这个城市,一个漂亮的男孩带着巨大的盒子来找科学家。
  “我只能求你了,救他。”漂亮的金发男孩抓紧科学家的衣服,红红的眼圈不知道哭了多久。
  “你以前从来不会求人的,也不会哭的,到底怎么了?”科学家安抚着金发的男孩。
  “海盗,骑士团转运物资的时候遇到了海盗,他们疯了,带着感染源。”金发男孩说着,“mass。”
  科学家自己还原了语句,“我不知道他醒了之后是谁,或者醒来的是什么,也不知道需要多久哦,tegoshi还是要我救他么?”
  “救他。”金发少年坚定的说。
“那你帮我找一只狐狸,他偷走了我的右眼。”

  后来的好多年之后,科学家在他的院子里积累了很多东西,花园,小城堡,水池,宠物,管家,当然活着的只有他和一个没死的残缺体。
  再后来,那个残缺的肉块醒了。
胸口的漏洞被机械填补,左腿和左手也被机械代替,科学家用人造皮替他完美遮掩。
  “我是shige,科学家。”科学家趴在营养液池旁边跟他打招呼,“你还记得什么?”
  “增田,”沙哑干涸的嗓子里冒出几个字。
  “或许你可以过一阵子在说话,”科学家指着他的身体:“有些地方不见了,也有些被感染所以我帮你摘除了,有人拜托我帮你,所以我用自己的方式帮你补上了。”
  醒来的人毫无记忆,我是谁,我在哪,大脑里只有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朝自己大喊:“mass……”不自觉的说出来。
  或许是自己的名字。
  “那家伙没告诉我你任何事,也没告诉我你的名字,以后我叫你mass好了。”科学家说道。

  他醒了以后除了没有记忆,一切生活习惯都还在,比如他会打扫房间,会把衣服折的整齐,会指出科学家用手吃炸鸡还抹在衣服上,会清理科学家用完的浴室告诉他不要吧泡泡甩在墙上。
  “你简直比那只狐狸还能啵啵,像个老妈妈”科学家一边脱光了跑进浴室一边朝他大喊。
“可是我不是人类。”增田歪着头,他自认自己是被创造出来的,他是物品。
  比如他们的管家机器人,差别就是增田长得像人,而管家只有是一个机器脸。
  增田意识到自己长得不难看,然后他自诩是这个星球最伟大的人工智能系统。
  洗完澡出来的科学家看着一脸傻笑的人,“对着管家笑什么呢?你不是看上它了吧?”
  “我是最伟大的人工智能。”增田说。
  ……科学家终于明白了他哪里有问题:“人工智障。”
   然后科学家用了很多种方式告诉他,你是个人!
  无果。
  “人类会有机械心么?”增田问。
  “你看我还少了一只眼睛,这个绿色的是我自己做的。”科学家贴近他。
  “人类,会像我一样,一无所知么?”增田问。
  “会!”科学家,  “重要的东西眼睛是看不到的,你能明白就好了。”
  “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。”科学家说,“帮我照顾好花园里的玫瑰们。”
  “那你呢?”增田问,他预感科学家会离开他,离开这里。
  “有只狐狸偷了我的玫瑰和眼睛,我要去找他。”科学家。
  “既然他偷了你的东西,为什么现在才去找他?”增田问。
  “因为他太狡猾了,我找不到他,所以有人跟我做了交易,现在有消息了,你也醒了,我当然要去抓狐狸了。”科学家说着眼睛看向天空。
  增田印象里不喜欢动物,会掉毛还有味道,更甚至随地大小便。
  他羡慕有目标的科学家。
“等我抓到他带回来给你看。”科学家说。
  “不要,会掉毛的,而且狐狸味道太大了,难洗。”增田皱眉。
 

【庆成】双色海 05

俺! 不干了 !!!
我在写什么゙━=͟͟͞͞(Ŏ◊Ŏ ‧̣̥̇)
想起来就码一点
假的都是我瞎编的

  “把衣服脱掉,全部。”加藤坐起身说道。
  虽然蒙着眼睛,但是不妨碍他发出指令,小山没有迟疑的开始脱衣服。
  先不管小山想什么,但是加藤很满意现在的状况,蒙着眼睛不会让自己太过害羞。
  一般情况下被囚禁之后,会因为加害者的善意变得感激,哥德斯尔摩,是人就会有的反应,危险的环境里哪怕微小的救助,都会成为救赎。
  那是弱者的表现。
  加藤不是弱者,起码大脑不是。
  “到我前面来,跪好。”加藤说。
  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,加藤也不知道小山怎么过来的,能感到有人在自己正前方,加藤调整姿势,用脚触碰对方,本来没想这么做的,多亏了之前小山把加藤的鞋袜脱了,加上捆绑,加藤的脚丫冰凉。
  先是试探的用脚确定了人的位置,刚好踩在膝盖上,慢慢向上是结实的大腿,因为跪坐的姿势,肌肉绷紧,再向上,划过暧昧的地带,加藤刻意避开了中间的位置,足尖贴着侧腰向上。
  原本放在双膝的手,因为加藤的动作改背到身后去。因为加藤的触碰绷紧了肌肉。
  加藤干脆的脚贴在小山的胸口取暖,并不是刻意,是他真的觉得冷,停留一会以后加藤收回脚,窝在床边,“过来,帮我把眼睛上的东西弄掉,别用手。”
   小山没有说话,乖乖的爬过去把蒙在加藤脸上的东西用嘴扯开。
  还好房间里灯光昏暗,加藤眯着眼睛,打量着四周,中规中矩的布置,橱柜,桌子,沙发,地毯,还有自己躺着的这张床。
  黑白相间的猫无聊的躺在一旁。
  最后把目光放在小山身上,双手背在身后好好的跪在床边,果然好看的人怎么都好看,哪怕脱光了,好看的小麦色皮肤也是那么好看,修长的身形还有解释的肌肉。
  加藤这才发现一只蒙着自己眼睛的东西是一条紫色的领带,就是那天把酒倒人家身上的时候,koya带的那条吧。
  加藤再一次反省自己到底曾经干过什么。
 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,耐心的竞赛,谁先开口谁输,但是,小山乖乖的叼着领带,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说什么,加藤早就内心排山倒海翻腾了一顿,伸手把领带拿了过来。
  “带我看看这里吧。”加藤说道。
  “好的。”小山没有起来的意思。
  加藤也不管他,自己打开门出去了,小山就那么跟在加藤身后爬着。出门是二楼走廊,下楼之后客厅挺宽敞的,有厨房,加藤居然最先在意的不是打开大门出去,而是打开冰箱查看里面的食物,然后倒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  “过来。”加藤没看对方,就抛了一句。
  小山爬到沙发旁边跪好。

“我不是那边的人。”加藤说道。

“……”小山保持微笑。

“我不知道要怎么做,”加藤继续说:“也不知道你要我怎么做,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,我该做什么?”

小山依旧一言不发,加藤坐起身看着他:“回答我。”

“您只要做您想做的事就好。”小山恭敬的回答。

“我会逃跑。”加藤看向门口。

小山露出不舍的神情,仿佛加藤抛弃了他。

“别这样看我,我是个受害者。”加藤揉揉太阳穴,他是个受害者,没错,开始是,现在他是支配者,支配着诱拐他的犯人。

他是个自由人,面前的男人给了他自由,他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,在这个房子里。但是仅限于这个范围。他不自由,因为他不能出去,如果踏出去那扇门,他或许会死掉。

太可怕了,这个人。

加藤稍微清醒一点。

“你之前的主人呢?”加藤问他。

“不知道。”小山回答。

死掉了还是离开了呢,感觉被杀了的可能大一点,大概和他现在一样。加藤苦恼这个人的文字游戏。

小山看着客厅里的时钟,然后站起来:“游戏时间结束了。”

“那是你的规则。”加藤看着他坐在自己身边,“你能先去穿件衣服么。”

【tegomass】勇气的分配值 番外

手增
不吃请绕行
Oocc算我的
鸡爪刨出来的
链接在评论
破自行车

关于标记这件事,两人默契的闭口不谈。临近发情期的时候手越自觉的避开去增田家里,也避开工作接触。
  增田洗完澡围着浴巾,对着镜子摆弄肌肉,也对这么一大块肌肉男,谁看了都不太想下得去手吧……

  不不不你想太多了果西口水都填满游泳池了!

   不过手越那货还真的超自觉的避开了o这个事实。
  “是我不够可爱?”增田还是倔强的嘟嘴,好吧都是我自己提的。
  想了一会,增田摸出手机。
  “喂,你家熊猫发情期,没有抑制剂了。”增田看了看时间晚上9点多。
  “哈?”然后是一阵乱七八糟收拾东西的声音,“等我一下,我马上过去。”
  所以说这么明显了,小金毛会不会懂啊?
  不出所料20分钟以内,小金毛风风火火的摁响了增田家门铃,然后增田自以为可爱的开门的时候,人家乱七八糟塞了好几个大包给增田,人扭头就跑了。
  脸都没看到……增田抱着好几个包,各种抑制剂……手机又响了。
  “那个,不知道你要哪种,反正都买了,你自己挑一下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咔嗒,小金毛喘着大气把电话挂上。
  增田关上门把东西扔在玄关,回客厅熊猫坐。
  回到家里的小金毛惨兮兮的,增田家门口感受到的酒香一瞬间就让他失了魂,还好跑得快,不然肯定变的一发不可收拾。洗完澡开了冷气,裹着小被子,梦里都是可爱的熊猫,大半夜自己跑去浴室解决。
  第二天挂着黑眼圈的手越到了摄影棚里,化妆师也劝他好好休息。
  路过的增田无辜的笑着打招呼,“谢谢。”
  “啊不客气……”手越挺认真的。
  好气哦,增田看着他。
工作结束之后,增田透露着似有似无的信息素对手越说:“方便送我回家么?今天没开车。”
  小金毛红着脸:“让koya送你吧,我约了足球。”
  一旁的小山抬头看了一眼,光速拎着包就跑了,用跑的。
    “他走了诶。”增田小可爱如是说,“或者我可以自己坐地铁回去。”
  “我送!”手越暗自擦擦汗。
  手越专心开车,而旁边的增田毫不客气的散发信息素。
  “你这样我会被查酒驾啊。”手越打趣。
  “喔,”增田侧过身子贴着手越耳边呼气,“那你要【安全驾驶】哦。”
  小金毛果然炸毛了,然后一言不发踩了油门。
  到了之后,增田看着他:“把车停好,上来。”
  “我好歹是个a啊。”手越扒着方向盘。
  “我知道你是个a,也是个男人,我也承认我喜欢你,”增田摸摸手越的头发,“就算我是个普通人,也是会想把你占为己有的。”

【庆成】双色海 04

_(:ᗤ」ㄥ)_
我可能被什么打了脑袋才能这么瞎扯
看看我的鸡爪
  刨不动了
  锅好了
肉跑了
   

   加藤以为自己会被放置然后等死了之后扔出去,埋在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。
  但是过了一会,小山端着饭回来了,简单的粥,平淡无奇。
  “吃东西么?”小山问。
  “嗯。”加藤乖乖的张嘴。
  “真的不担心我放东西啊。”小山说道。
  “喂。”加藤已经认命了,你还要怎样啊。
  不开心的喝完粥,小山出去把东西放好,过了一会又回来。
  “milk,你不吃饭呢。”小山对他的猫说道。
  “shige要听我读书么?”小山抱了几本书坐在床边。
  “随便你。”即使看不到人,小山靠近的时候那种压迫感让加藤皱眉。
  小山读的第一本书是《无法撑伞的蝼蚁》,缓缓的吐字,像是睡前故事一样。
  “您是否并不在意性别,或者两边都有呢?”小山问到。
  “这句不是书里的吧?”加藤反问。
  “如果一开始明白了,接受了,那么他们会怎么样呢?”小山接着问。
  “谁知道呢,说到底这些只是被写出来,给别人看的故事,真的考究起来,连作者都不一定明白吧。”加藤自嘲。
  “可是,您一定明白吧?”小山合上书躺在加藤身边,“如果把如果写出来,就有无数种发展,作品里只能有一个结局,世人不允许不接受的结局只能放在失去的过去里,您想表达的是什么?”
  “您一定明白不是么?”小山微笑,狐狸引导小王子驯服了它,那么玫瑰呢?
  小山不是那只傻狐狸,他想要他的小王子没有玫瑰,没有宇宙,没有旅行,他想要王子和狐狸在一起就好。
  加藤陷入自己的作品里,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,很多时候故事就是故事,他不想去深究,不敢去剖析自己的想法,小山说的没错,太多可能性,他期望的,他想要的,他不敢表达出来。
  小山像是上天抛下的蜘蛛丝,加藤犹豫着。
  但是,我可去你妈的吧!想那么多有什么用,加藤已经认定自己要死的事实。
   “手麻了。”加藤说道。
  出乎意料,小山帮他把手脚绳子解开,还不忘替他按摩肩膀和胳膊。
  掀开袖子,白皙的胳膊上已经被勒的青紫,小山有些歉意。
  “眼睛,不要拿下来。”小山说。
  濒临崩溃的关节已经被放开,加藤也就认了,蒙着呗。
  加藤活动了一下坐起身,“你的名字?”
  “您可以叫我koya,”小山想了一下,“如果您想看我的详细资料的话,我可以去准备一份。”
  “这里是哪?”加藤问。
  “郊外的一栋单独住所。”小山如实回答。
  意思就是跑都没得跑?加藤想了一下,“身体和精神病例?”
  “都十分健康,上周有去体检哦。”小山回答。
  “那现在,把衣服脱了,”加藤闭着眼睛说道,“全部。”

【庆成】双色海 03

   一段一段更
这就是时不时脑袋被搬砖打的后果
真拐了

03  谈话  谈判 

加藤最后的记忆就是在小山的车上,但是现在的状态让他有些惊讶。眼睛被蒙住,手背反绑在身后,双脚也是,勉强能感觉到自己没有缺胳膊少腿,而是好好的被放在床上,全是小山同款香水的味道。
   其实让加藤最难过的是之前刚刚交稿,联系人短时间不会找自己,手越也是去外地一段时间,房租也是一年份,自己没有订报纸牛奶之类的需要每天配送的东西……
  那就是自己消失一两个月都不会有人发现啊!
  “喵~”猫跳上柔软床,围着加藤转来转去,嗅一嗅加藤。
  即使蒙着眼睛,加藤也能感到这只猫多么优雅,从容不迫的在他身边走来走去,然后蹭一蹭加藤的脸。
  加藤试着挣扎一下,但是胳膊已经麻木了,完全用不上力。
  “您已经醒了么?”一直在旁边的小山问到。
  “嗯?”加藤声音更沙哑。
  “要喝水么?”小山问到。
  然后就是杯子和倒水的声音。
  小山端着水走到床边,而加藤并没有起身的样子,小山觉得这个人讨厌自己了。
  “手麻了。”加藤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事实就是他应该喝水,可是起不来。
  小山把加藤抱起来安置好,然后把杯子放到加藤嘴边,看着他慢慢喝水。
  “您就不担心我在水里放东西?”小山问到。
  加藤把脸撇开,看不到眼睛,但是脸上还是震惊。
  “所以,你把我把绑来这里要干嘛?”加藤终于发问。
  “是绑架,诱拐之类的,我在车里放了药。”小山重新坐回原来的地方审视这个人。
  “所以你要和我谈条件??”加藤问。
  “对啊,像您所看到的,我不缺钱,您身边也没有我想要的东西,”小山掰着手指。
  那你要干嘛?杀人啦??加藤有点慌,人啊,闲起来真是没事找事,什么都不缺的人,可能是个心理患者,就是因为太聪明,所以做事不会遵循常理。
  “我想要您在我身边。”小山真诚的请求。
  “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。”加藤动动手脚,命都在你手里了,说的话还挺动听的。
  接着就是开门,关门,的声音,小山走了,把加藤和他的猫扔在这里。
  加藤自认倒霉,谁让自己先动的手呢,如果没把酒倒人家身上多好……
 

【庆成】双色海02

   有病设定
  切黑痴汉庆
  拐了
  地雷鱼雷都有
 



一个月的时间很充足,充足到可以查清楚小作家的所有事,他的名字,喜好,日常,工作,交际。
  小山庆一郎第二天就拿着加藤成亮的资料细细的分析这个人。
第三天就已经买回来他所有的作品,空闲的时间揣摩这个作家的内心世界,有人说文字里可以感知作者的世界观,不同于常理不被外人知晓,小山也是这么想的,字里行间小山觉得这个内心复杂的作家渴望破茧而出。
  渴望……
  小山看书的速度挺快但是生怕错过先生特别琢磨出的字句,一遍又一遍的仔细阅读,学生时代也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课本吧。耗了一个多星期才全部看完加藤的所有作品。
  他安排了人观察加藤的日常,不经常出门的宅男,喜欢海钓,按时交稿,除了几个亲友,基本没有别的人物交际。甚至被雇佣来的私家侦探也有些郁闷,这么一个普通人,哪里需要全天盯着?

  直到今天,加藤自己去酒吧喝点东西,小山“恰巧”也在,所以就坐到了人家身旁。
  加藤想了一堆道歉的话,然后委婉的拒绝之后,看着对面略带委屈但是依然保持礼貌微笑的小山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  小山看着人离去,也去了停车场。


  加藤没有开车出来,他会去路口打车回家。

小山盘算着然后在路口遇到了等车的人,“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送你回家。”
  “不,不太好吧。”加藤大眼睛四处张望企图发现一辆出租。


  不懂得如何拒绝别人。加藤的性格弱势。

“虽然是很过分的请求,但是您已经拒绝我了,我也不会给您添麻烦的,最后让我送您回家吧。”小山诚恳的说道。


   加藤耳朵已经红的发亮,不敢正视小山,然后还是认命的坐上了副驾。怎么想都感觉是自己做了过分的事一样,对小山感到抱歉……


小山   计划通    庆一郎看着车上的兔子轻声道:“好梦。dear  shige。”
  “嗯……”加藤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  许久,小山把车窗打开,然后拿掉副驾座正对空调口的小盒子,重新打开排气,最后拿掉塞在鼻子里的海绵。
 

【庆成】双色海

是真的脑子有坑
有奇怪的设定
有雷
有地雷
支配设定有

  酒吧里声音很嘈杂,角落的沙发上,一脸有些为难的作家先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。
  他旁边那位西装革履的人,一脸认真的说:“请您做我的主人。”

 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,终于完成新稿的加藤,和大亲友出门放风,在酒吧喝的有点多的时候,刚好这位长相好看的小山先生估计也是喝多了,然后去洗手间回来的路上坐到了加藤身边。
  “请问?我好像没有叫其他的服务?”加藤疑惑的看着身边的手越,八成是这个不怕事大的人叫来的?
  手越真的没叫人,但是他再怎么摇头,加藤也没信。
  “你叫什么?”加藤问。
  “koya~”青年笑吟吟的说道。
  加藤打量着这个人,如果说是牛郎的话,也太优秀了,领带打的很漂亮,衬衫整齐的塞在裤子里,头发也打理的干干净净,笑起来像狐狸,左耳只有一个耳钉,轻浮。
  “koya?要和我一起玩么?”加藤沙哑的声音问到。
  仿佛被蛊惑,也可能是真的喝糊了,小山把脸贴在加藤肩膀fufufu的笑着,“好呀。”
  加藤听到回答之后扯着领带让小山正视自己,“桌子上跪好。”
  小山先是停了一下,确认没听错之后,真的老老实实的跪了上去。
  优秀。加藤给他打了高分。
  然后加藤指尖摸摸小山的侧脸,小山乖顺的抬起头让加藤抚摸脖子甚至更多。
  加藤顺手扯开小山的领带,顺便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,原本禁欲自制的穿着瞬间成了说不出的勾人。
  加藤想都没想就把整杯酒从小山领口灌了进去,带着冰块也全数倒进了衣服里。
  “唔……”小山被冰冷的液体刺激到,倒也是乖乖的跪好,连放在膝盖的手都没敢抬起来,全然接受,甚至沉溺在加藤的作为里。
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西给!”一边的手越终于看不下去,捂着脸叫到:“我真的不认识他!!”
  加藤手里的杯子差点掉了。
  大梦初醒,再看看跪在自己正对面的人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西给干了什么啊!!!!
  然后两只红着脸的兔子,乱七八糟的走了。
  小山看看自己被弄湿的衣服,这套衣服挺贵的诶……

   然后,一个多月以后,加藤想喝点东西,就来了这边,刚好遇到koya……
  想好怎么道歉的加藤深吸一口气。
  “请您做我的主人。”对方先出声说道。

 
 

【手增】勇气的分配值09 END

ooooccc
天雷滚滚
和我想的不一样系列
突然想起来没写
没车【可能有番外车】
鸡爪挠不动了
蓝色长椅!!!今年TM复婚有望么!!!!抱了!!!!

09   重要的东西,最重要的人

  抱回家就是我的

  小金毛一会炸一会顺,表情不要太精彩,增田把人放在客厅,“冰箱里有饮料啤酒自己去拿吧。”说完就回房间翻找了一会,然后拿着衣服去洗澡了。
  洗完换好衣服还是一股宿醉的烟酒味,增田皱眉,自己作的。
  回客厅看小金毛已经咕咚咕咚灌了四五瓶啤酒,还有继续的样子。
  “果然味道洗不掉。”增田无奈,蹭过去坐在手越对面顺手开了一罐啤酒。
  “当然洗不掉啊!”手越瞪。
  “抱歉,没有被标记过。”增田理所当然的说道,“小山有种魔力,脑子浆糊大概能传染吧。”
当时的确挺糊的。
  “我一直追寻着你的背影。”手越突然说道,小金毛低着头,难得一见没有set的头毛,头顶发旋对着增田。
  “这个时候不要用发旋对着我比较好哦。”增田无视气氛直男发言。
  “哈?”手越抬头,然后好不容易扒拉回自己的思路。
  “继续吧。”增田放轻松。
  难得见到这么轻松的增田,大概是分化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吧。没有刻意的区分自我,不会顾及身份,原原本本的增田贵久。
  “如果,你不想被标记,那我就……”手越思考了一下,“就算没有身份区别,你是a也好,b也好,甚至我也是一个o……”
  “现实就是现实,我们都没办法改变这些,说重点。”增田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手越。
  “我喜欢你,不是因为你是o,我想要在增田贵久身边,所以我一直努力,”手越豁出去了,“能不能看看我?”
   增田抬眼,刚好对上手越的视线。
  满是倔强,委屈,还有爱慕……
  “我是想喜欢就出手的主动派,但是,你一直在拒绝我,不给我任何机会,你把所有的热情都放在工作上,你的私生活也拒绝我涉足。”手越小手捏着衣角,这种紧张就不自觉的小习惯被增田看在眼里,“但是,忙碌的你,展现你的世界观,你的作品,你的每一句话,都让人着迷,哪怕除了工作,一无所知,我还是想追逐你。”
  “辛苦了。”增田,被这么说还是挺不好意思的,增田选择傻笑。
  “你选择的生活,我会尊重你,所以,作为b,作为普通的男人,请和我交往吧!”手越郑重的跪坐然后请求道。
  我大概浪费了你多少时间呢……增田自认自己是没有那个魅力,这个闪耀的太阳为什么就死心塌地的扎根了呢……
  “排除我,你会有更好的选择。”增田说道:“如果我给你机会选择更好的人?”
  “不。”手越坚定,似乎在闹脾气。
    “如果说,我给了你足够的时间和机会,一直想要独占你的心保留到现在。”增田放下啤酒,目光看向别处,“分化之后我有过自私的想这样就好,a和我很契合,但是……或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,因为第二性别狡诈的心思。”
  手越第一次听增田说起,睁大眼睛不想放过任何细节。
  “我想放弃,也是我先放弃的,但是,你自己再次回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觉得我好像失败了。”增田苦笑。
  “不要放弃我啊!”隔着桌子,手越爬在桌子上一把拉住增田的胳膊,认真的说:“就算你放弃我,我也会回来的!所以……”
  不争气的眼睛就模糊了。
  增田慌了,小金毛是认真的哭诉了起来。增田妄想够到桌子上的纸巾,但是小金毛抓着自己,无奈,增田挽着自己衣服的袖子给小金毛抹了一把脸……
  两脸震惊,增田贵久拿自己的衣服给手越佑也擦脸了!
  “唔……”增田笑起来,眼睛弯弯的:“你看,我最重要的衣服都给你用了。”
  小金毛抱紧增田,脸扣在宽厚的肩上huhuu的大口喘气。
  “如果是足够的信息素,是可以转化临时标记的味道的吧……”增田鬼使神差的低声说道。
  手越身体僵了,足够的??
  “说说而已,过几天味道会自己消失的。”增田拍拍手越的后背,“还在生气?”
  “生着呢。”手越扯了扯增田宽松的领口,照着肩膀就是一大口。
  肉挺结实的。手越想。
  “喂!”增田结实的挨着了。
  手越咬着不松开,小手也紧紧的扒在人家身上。
  增田忍着痛,想了一下如果扯开的话,说不定是自己的肉先掉下来。只能闷不出声默默地安抚小金毛,伸手抱紧然后把人直接抱了起来。
  比自己整个小一圈的人就算身板挺结实的,增田也是轻松的抱了起来。
  “哇?”小金毛惊吓的松了口,“放下来。”
  “可以啊,但是抱回家就是我的了。”增田眯眯眼。
  “便宜你了,本来就是在你家好么!”手越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。
  “不管,抱回家就是我的。”增田嘟嘴铁了心的就是抱着了,也回家了,就是我的。
  “是是是是,”手越不敢正视增田,“是你的先放我下来。”
  “嘿嘿嘿好啊。”说着增田抱的更紧原地转起了圈,好死不死脚指头碰到桌子腿,一手把手越扔了出去……
  “你祖奶奶呦……”摔得一脸懵逼,手越没忍住骂出了声。
  增田缩成一坨,抱着自己的脚趾,痛到脸变形。
  果然不能得意忘形。
  “可以让我标记你么?”增田低声问。
  “可以啊。”手越顺势就回答了,但是虽然你长得像个a,但是你是个o啊。
  “那,可以让你标记我吗?”增田揉揉脚趾。
  手越翻身起来,挪到增田身边,背靠背坐着,“就算不用标记,你只是普通男人,我大概也会这么追逐你。”
  增田也没回头,小手指摸索着摸到了手越的手,然后就勾着人家的手指,小眼睛弯成了月牙fufufufu的笑着。
  “你知道你这么坐着一坨像熊猫坐么?”手越问到。
  “……”增田觉得这个人可能比自己更看不懂空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