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手增】勇气的分配值07【庆成】

文渣手残
宇宙脑洞鸡爪手
勿代三

07 增田  先打破沉默的人,不一定是主动方

   隔天,工作室气氛尴尬。
  阳光灿烂的手越,别有用心的加藤。沉默不语的小山,脸黑到像碳还微笑的增田……
  增田去接加藤的时候,手越也在一起,然后闻到加藤身上的味道……脸僵了,眉头皱的解不开。但是也没说什么。就那么到了公司。
  小山来到的时候,笑容逐渐消失,然后一言不发。
  “嘛……西给会选择手越很正常,冷静一下,你本来就和人家不一样!”休息的时候小山对着水杯自言自语。
  “不行,冷静不下来,”小山喝完水把东西收拾好,胸口闷死了。
  好的,回家喝酒,纪念一下小山庆一郎还没勇气开始就死掉的恋情!这么决定之后,小山告假!
  增田看着小山离开,思考着要不要拉着小山去喝酒,可能两个人是一样的心情……目前看来。
  手越给加藤的是临时标记,后颈的齿痕很轻……如果加藤选择手越的话,也没什么不好,两个人挺配的,或许恰好就是灵魂伴侣呢……
  “我也先走了。”增田拎着包说了一声就出去找小山去了。
   “小山你要去喝酒么??”增田拨通了小山的电话。
  “哈?现在么?”小山问到。
  “现在方便么?”增田已经在思考去哪家店了。
  “方便是方便啦,”小山已经在附近的便利店大包小包的买了一堆啤酒和小菜,“不过,我已经在xxx买了很多东西了,要不要来我家喝?”
  “那我去接你。”增田本来打算打车的,想了一下,还是去开车接了小山。
  小山的公寓里收拾的很干净整洁,增田也没有很客气换了鞋坐在客厅里,看着小山来来回回准备着。
  增田开了一罐啤酒问到:“你们昨天不是去喝酒了么?”
  “啊,是啊。”小山拿出私藏的红酒,“要喝这个么?”
  “……可以,”增田自认为酒量比这个a好,应该没问题。
  然后,增田喝到刚感觉醉的时候,小山已经糊了。
  “呜呜呜,是不是因为我是个a,所以西给立刻选择了手越?”小山黏糊拉叽的叨叨,“我也不想自己是个a的,手越真的好优秀啊……谁都会喜欢他的吧。”
  增田小声:“是啊,谁都会喜欢上手越的……”
  “同样是a,既不能像手越那样自信的活着,也不能像mass那样坚强的做自己,”小山突然安静下来,然后看着增田问到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手越你是a啊?”
  “哈?”增田酒醒了一半。
  小山你是傻的么?还是故意的?增田知道自己的味道很冲,但是……
  “我从分化之后啊,就躲了起来,把a的身份藏起来,”小山迷迷糊糊又开始讲起来自己的过去,“直到那天啊,那天遇到西给,我居然觉得我是a真好,有可能可以和西给在一起哦。”
  “然后呢?”增田问到。
  “然后,这个想法很恐怖哦,”小山把脸埋进胳膊里,“明明厌恶ao的世界,想尽办法逃走,却还用这么龌龊的想法看着西给,就算西给有别人的味道,我也讨厌不起来……”
  小山小声的呜咽。
  “你先别哭啊,”增田安慰道,“临时标记过一段时间会消失的。”
  “啊?”小山泪眼汪汪的看着他,一脸迷茫。
  “还有,我是个o,”增田走过去,“现在你咬我一下。”
  “啊?干嘛咬你?”小山向后缩了缩,“你要干嘛!”
  “听我的咬我。”增田把手塞进小山嘴里。
  小山不敢太用力,眼睛瞪的大大的。
  “用点力气,快点。”增田说道。
  然后小山真的咬疼了增田,立马跑远抱着自己蹲在沙发后面。
  增田抽了纸巾擦手,然后:“你冷静一下,这样可以临时标记,我身上会有你的味道。”
  小山挪回来,闻了闻,“啊,果然烟酒味放在一起超级不好闻……”
  增田想打人,接着就开始后悔,自己大概也是喝多了,居然亲身给这个傻子解释临时标记……
  现在要出大事了。
  大概手越会觉得他标记了西给,所以小山标记了增田。但是,增田回头看了看小山,软的像个面条,还在伤心不已,再看看自己,不动如山,怎么看都像是自己标记了小山……
  “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,”增田揉揉太阳穴,怎么就自己也糊到让人家一个a咬一下的。

  增田的手机响了,是手越。
  “嗯?”增田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没有异常。
  “mass!你今天走啦?”手越穿透性的嗓门抱怨着,“小山也先走了,要不要出去吃饭啊?我发现了一家新的煎饺哦。”
  “嗯……不了吧。”增田现在并不想见到任何人。
  “哈?mass!!连煎饺都不吃了???mass是不是真的讨厌我了???”手越不可置信。
  “我有点特殊情况,所以今天算了吧。”增田,你丫的标记西给果然是故意的么。
  “mass不舒服??我马上就到,在家等我,还需要什么么?对了,我带着西给一起去好了!”手越巴拉巴拉一大堆。
  “不,不用,我不在家,”增田叹了口气,“我在小山这里……”
  “????!!西给你跟我去一个地方!!”说着手越挂了电话。
  “手越和西给要来。”增田对躺在一旁的细长条说到。
  然后不出所料,细长条弹了起来:“啊啊啊怎么办!!mass!”
  “啧。”增田咋舌。
  就这么一声,小山乖巧的跪坐在增田面前,小眼睛水汪汪的,“我会负责的!”
  “……”增田无语了。
  手越哐哐哐的敲门的时候,加藤提醒手越有门铃的。
  手越回头:“mass在一个a家里哪来的时间按门铃?”
  “可是,”加藤还想说什么,你带我来干嘛……
  “你先冷静一下,我等下会解释的……”开门的是增田。
  门一打开,手越的毛直接炸了,但是增田不动如山的表情,手越也没当场发作。
  现在就是,手越,加藤,增田,三个人相对的坐在小山家里,小山泡好茶,躲在增田身后不敢坐在手越面前。
  “那你解释一下,现在是怎么回事。”手越直接问小山。
  “嘛,是……”小山努力搜寻合适的词语。
  “是我让他咬的。”增田很有担当的说道。
  “你疯了?”手越一听又炸毛了。
  “啊对不起,真的很抱歉!”小山赶紧先道歉。
  增田也没在继续说什么,总归不能说自己也喝糊了,然后给一个傻子解释临时标记的问题,然后把自己给咬了,听起来真的很傻……
    “总之我会负责的!!”小山已经视死如归了。
  “哈?谁要你负责!mass还用你负责??!”手越卡了,然后把视线转向增田。
  “算了我说,就是我想解释一下临时标记的事,就这样了,”增田揉揉脸,“那家伙真的一点常识都没有。”
  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大佬增田,躲在后面的委屈小山,“总觉得像是mass标记了小山一样。”加藤出声了。
  “目前看来是这样没错。”增田叹气。“所以这个样子要保持一段时间了。”
  “不过mass你这味道,也真的是……很男人。”加藤摸摸鼻子。
  手越拉起增田就走,“我们有事需要好好聊一下。”
  “嗯嗯,我也需要处理一下这边,”加藤目送两人离开,然后实意小山坐下,今晚大概有很多话要说了。

评论(7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