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手增】勇气的的分配值02【庆成】

    不要带三
  个人理解
脑子有坑
  ABO世界观

2  增田   你是耀眼的光

  增田很注意自身管理,虽然小脸很可爱,但是胳膊上的肌肉很完美。

  青春期性别分化的时候,增田希望自己是一个b,不一样像a希一样会被影响,不希望像o一样被支配……老老实实做一个普通的b,或许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  但事实总会有误差,增田贵久第二性别分化是一个o。增田在家里闷了一天,想哭,不是有性别歧视,事实无法改变,可是就是难过。

  消沉了一下以后,生活还是要继续,但是增田有些在意的是身边的那个小土豆,眼睛亮晶晶的每天粘着自己,幸亏他还没有分化,起初不晓得怎么管理信息素的增田多多少少会流露出信息素,小土豆闻不到。

  可是后来,小土豆分化了,是一个a,增田更注意自己的信息素。抑制剂气味阻隔剂样样不落。

  每次遇见手越,他总能闻到手越身上香甜的奶油味,甜到具有攻击性,让增田从生理到心理感觉到危险。
增田减少了个手越相处的时间。

  虽然小土豆疑问了很久,增田以自己临毕业为由理所当然的避开了他。

  毕业之后增田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公司,进入社会,伪装成b,过着普通人的生活,健身,游泳,旅行,工作,如果管理得当的话,增田也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
  直到某天,金发的手越进入了他的公司,具有攻击性的甜味让增田有一瞬间慌了,公司里有一个摄影师是o,所以增田尽量避免了有a的情况,私心也在保护自己。手越来的时候,公司里的人没有人发觉他是a,只有增田,捏紧衣角。

    耀眼的光从不隐藏自己,炫耀般的照亮一切。

  “mass!”小金毛看到增田,笑起来眼睛弯弯的。

  “以后拜托你了。”增田和手越握手。皮肤接触的时候,增田觉得自己自己这么多年的普通,好像要打破了。
 
  抽回手,增田交代了其他人安排手越的试镜还有其他摄影师的联络,然后就回到自己办公室,关上门以后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,久违的,在发情期意外需要注射抑制剂。
  增田有些纠结,留下手越,是自己的私心,但是不排除他真的很优秀,作为模特来说。
  然后他拨通了另一个摄影师的电话。
  “shige,今天试镜我留下了一个a。”增田说到。
  “啊?”加藤成亮在遥远的海上钓鱼中。
  “我会尽量调开你们的接触。”增田。
  “你安排就好。”加藤把一切给增田安排,他做事滴水不漏,这么多年都是这样。
  但是几天以后,加藤在公司交流群里看了手越的成品图之后主动打电话给增田。
  “massu啊,我想拍一下那个手越祐也。”加藤说到。
  “你确定??”增田问到:“a也没问题么?”
    “如果只是因为第二性别的话,会失去重要的作品哦,”加藤说到:“有时候,眼前能看到的东西并不重要,略过这些的话,会有更厉害的世界。接纳自己也是一种勇气。而且其实o没有那么脆弱的。”
  增田沉默了五许久,然后安排季度新品的拍摄。
  “哇真的???加藤老师要来!!”手越在更衣室里震惊的问。
  “是啊,手越!”同位模特的小山拿着喷雾,“你忍着点。”
  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给他喷了无数次气味阻隔剂。
  手越闭上嘴,老老实实的让他喷。
  “喂!太夸张了吧!!”手越睁大眼睛,新衣服都喷了那么多,现场还撒了抑制剂!!!!
  “没办法大家都是b,不太了解你们a,保护加藤老师重要。”一边的工作人员笑着说。
  增田带着加藤来的时候,手越第一个奔了过去,绕开加藤,跑到增田面前:“mass~”
  “辛苦你了。”增田很自觉的忽略了抑制剂的味道。

  “没有啊,还在接受范围里。”手越。

  “哇,这味道,你这是被泡在抑制剂里了啊?”加藤不忍心吐槽。

  花季的主题新品。

  手越的美丽让加藤惊叹。

  “你在哪找到他的??”拍摄结束加藤问增田。

  “自己来的。”增田有些庆幸自己当初留下手越。只要他在,符合设计主题的灵感就一个一个贴着他往外冒。

  “表现力也超级好,简直就是为了活在镜头里存在的幼犬。”加藤突然一句。

  “幼犬??”增田问。

  “对啊,就这种感觉。”加藤翻动图片,“你看。”

  “……”增田不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和加藤的词汇量差了一个银河。!

  接下来的工作里,手越和加藤相处融洽,简直就像,普通人一样。

  而增田迎来了特殊时期,发情期。
 
  持续一周的发情热比以往更难熬,增田把这一切归功于手越。一旦接触到,就想要更近更多,像羽毛划过,轻微却不可忽略。即使注射抑制剂,还是无法完美的控制信息素,增田不得已把自己关在家里,增田不否认自己喜欢手越,也因为这种喜欢,让自己更加自卑。
  增田没有告诉过手越自己的第二性别,或者说没有告诉家人以外的所有人。当手越分化的时候,增田觉得他会是自己的伴侣,然后被自己这种想法吓了一跳,赶紧抹消。他身边会是一个优秀的人,能够陪他一起走到更高的地方。
  而不是自己。
  久违的,增田裹着被子,自己哭了一会。
  真的很难熬啊!
  该死的第二性别!
  一周之后增田回到公司。加藤早就完成工作,又跑到哪里独自散风去了。
 
 

评论(3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