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增手】我在这里

   突然蹦出来的
  现实无关
  逻辑没有!!!!
 

  手越祐也很聪明,他知道自己喜欢增田贵久。

  深深地仿佛铭刻在血肉的心脏里,胸口澎湃着这股喜欢。

  手越祐也不是傻瓜,他知道这有悖常理。

可是他想在他身边。比谁都想留在增田贵久身边。

  骄傲的小狮子。
  藏起了他的喜欢,和他的不安。

  开朗的小太阳,每天24h闪耀着,挥洒着他的活力。

演唱会结束的时候,手越看向右手边的增田贵久。

  “四目相交的时候,连呼吸都会重叠……”多久前什么时候谁说的这句话呢?忘记了。
  可是,手越感觉自己不止呼吸,连心跳都要赶着和这个人重叠……

  增田贵久看着手越祐也微笑,纯净没有掺杂其他,开心。

  手越的眼睛不受控制,眼泪就那么积蓄了起来,赶紧趁着下台的时候胡乱擦干净,一路和斯达夫还有jr.们相互庆祝,回到休息室立马收拾东西,想着赶紧回家吧不要被刚才那个笑增迷惑了。

  “手越???”增田进了休息室就朝他过来,刚才谢幕的时候,手越有那么一瞬间……说不出的伤感,虽然只是一瞬间,也被增田看在眼里。
  窒息。
  心疼。

  “啊??”手越抬头。
  “你,刚才……”增田盯着他:“哭了啊??”
  “啊?因为大家都很厉害啊,所以控制不住感情。”手越说的实话。

  增田贵久没有再问下去,如果他不说,问多少次,得到的都是棱模两可的答案。

  比如。

  “我们在一起吧?”增田某天这么问道。
  “我们一直在一起啊。”手越睁大眼睛,当机立断这么回答了。

  几个意思啊,增田贵久很郁闷,手越祐也是个傻瓜!!!!
  后来增田贵久觉得自己是个傻瓜。

  回想之前,增田贵久把手越环在怀里,比起自己,手越只能算小小的一只,但是身上真的很结实,被抱住,全身僵硬了,肌肉块更明显了。
  “放松放松,”增田轻声,一只手轻轻的拍着手越后背,像哄小孩子一样。

  可是手越绷得更紧了。
  “喂喂,增田???你没事吧???”手越不知所措,增田贵久哪根筋不对了。
  “我没事,”增田停下动作,双手把人环在怀里,“我,需要你,想要就在你身边。”
  “啊??”手越没想到他回来这么一出。
  “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,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,”增田把脸埋在手越肩膀,“可是,我喜欢你,深深的爱着你,一天比一天更多……”

  只要增田贵久在身边,就会觉得安心,什么都可以完成。
  只要增田贵久在,就可以无限可能,唱更高的key,完成梦幻的舞台,做更多没有人做出来的现场,听到增田的低语,看到增田帅气的舞步,凝视增田深邃的眼睛……
  全部全部,到后来全都有了增田贵久的存在。
  占据了自己的世界的人。
  我在这里。
  增田贵久说:“我在这里。”
我在这里……
  手越觉得自己的泪腺可以大肆挥霍自己的存在感了,事实也是这么做了。
  “喂喂喂这样我们怎么回家啊,眼睛都要肿了。”手越抱紧增田。

  两个傻瓜。

“就说大家都太厉害了,”增田笑起来眼睛会变成弯弯的小月亮,亮晶晶的。
“这是我的话!”手越。

 
 
 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