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手增】勇气的分配值09 END

ooooccc
天雷滚滚
和我想的不一样系列
突然想起来没写
没车【可能有番外车】
鸡爪挠不动了
蓝色长椅!!!今年TM复婚有望么!!!!抱了!!!!

09   重要的东西,最重要的人

  抱回家就是我的

  小金毛一会炸一会顺,表情不要太精彩,增田把人放在客厅,“冰箱里有饮料啤酒自己去拿吧。”说完就回房间翻找了一会,然后拿着衣服去洗澡了。
  洗完换好衣服还是一股宿醉的烟酒味,增田皱眉,自己作的。
  回客厅看小金毛已经咕咚咕咚灌了四五瓶啤酒,还有继续的样子。
  “果然味道洗不掉。”增田无奈,蹭过去坐在手越对面顺手开了一罐啤酒。
  “当然洗不掉啊!”手越瞪。
  “抱歉,没有被标记过。”增田理所当然的说道,“小山有种魔力,脑子浆糊大概能传染吧。”
当时的确挺糊的。
  “我一直追寻着你的背影。”手越突然说道,小金毛低着头,难得一见没有set的头毛,头顶发旋对着增田。
  “这个时候不要用发旋对着我比较好哦。”增田无视气氛直男发言。
  “哈?”手越抬头,然后好不容易扒拉回自己的思路。
  “继续吧。”增田放轻松。
  难得见到这么轻松的增田,大概是分化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吧。没有刻意的区分自我,不会顾及身份,原原本本的增田贵久。
  “如果,你不想被标记,那我就……”手越思考了一下,“就算没有身份区别,你是a也好,b也好,甚至我也是一个o……”
  “现实就是现实,我们都没办法改变这些,说重点。”增田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手越。
  “我喜欢你,不是因为你是o,我想要在增田贵久身边,所以我一直努力,”手越豁出去了,“能不能看看我?”
   增田抬眼,刚好对上手越的视线。
  满是倔强,委屈,还有爱慕……
  “我是想喜欢就出手的主动派,但是,你一直在拒绝我,不给我任何机会,你把所有的热情都放在工作上,你的私生活也拒绝我涉足。”手越小手捏着衣角,这种紧张就不自觉的小习惯被增田看在眼里,“但是,忙碌的你,展现你的世界观,你的作品,你的每一句话,都让人着迷,哪怕除了工作,一无所知,我还是想追逐你。”
  “辛苦了。”增田,被这么说还是挺不好意思的,增田选择傻笑。
  “你选择的生活,我会尊重你,所以,作为b,作为普通的男人,请和我交往吧!”手越郑重的跪坐然后请求道。
  我大概浪费了你多少时间呢……增田自认自己是没有那个魅力,这个闪耀的太阳为什么就死心塌地的扎根了呢……
  “排除我,你会有更好的选择。”增田说道:“如果我给你机会选择更好的人?”
  “不。”手越坚定,似乎在闹脾气。
    “如果说,我给了你足够的时间和机会,一直想要独占你的心保留到现在。”增田放下啤酒,目光看向别处,“分化之后我有过自私的想这样就好,a和我很契合,但是……或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,因为第二性别狡诈的心思。”
  手越第一次听增田说起,睁大眼睛不想放过任何细节。
  “我想放弃,也是我先放弃的,但是,你自己再次回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觉得我好像失败了。”增田苦笑。
  “不要放弃我啊!”隔着桌子,手越爬在桌子上一把拉住增田的胳膊,认真的说:“就算你放弃我,我也会回来的!所以……”
  不争气的眼睛就模糊了。
  增田慌了,小金毛是认真的哭诉了起来。增田妄想够到桌子上的纸巾,但是小金毛抓着自己,无奈,增田挽着自己衣服的袖子给小金毛抹了一把脸……
  两脸震惊,增田贵久拿自己的衣服给手越佑也擦脸了!
  “唔……”增田笑起来,眼睛弯弯的:“你看,我最重要的衣服都给你用了。”
  小金毛抱紧增田,脸扣在宽厚的肩上huhuu的大口喘气。
  “如果是足够的信息素,是可以转化临时标记的味道的吧……”增田鬼使神差的低声说道。
  手越身体僵了,足够的??
  “说说而已,过几天味道会自己消失的。”增田拍拍手越的后背,“还在生气?”
  “生着呢。”手越扯了扯增田宽松的领口,照着肩膀就是一大口。
  肉挺结实的。手越想。
  “喂!”增田结实的挨着了。
  手越咬着不松开,小手也紧紧的扒在人家身上。
  增田忍着痛,想了一下如果扯开的话,说不定是自己的肉先掉下来。只能闷不出声默默地安抚小金毛,伸手抱紧然后把人直接抱了起来。
  比自己整个小一圈的人就算身板挺结实的,增田也是轻松的抱了起来。
  “哇?”小金毛惊吓的松了口,“放下来。”
  “可以啊,但是抱回家就是我的了。”增田眯眯眼。
  “便宜你了,本来就是在你家好么!”手越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。
  “不管,抱回家就是我的。”增田嘟嘴铁了心的就是抱着了,也回家了,就是我的。
  “是是是是,”手越不敢正视增田,“是你的先放我下来。”
  “嘿嘿嘿好啊。”说着增田抱的更紧原地转起了圈,好死不死脚指头碰到桌子腿,一手把手越扔了出去……
  “你祖奶奶呦……”摔得一脸懵逼,手越没忍住骂出了声。
  增田缩成一坨,抱着自己的脚趾,痛到脸变形。
  果然不能得意忘形。
  “可以让我标记你么?”增田低声问。
  “可以啊。”手越顺势就回答了,但是虽然你长得像个a,但是你是个o啊。
  “那,可以让你标记我吗?”增田揉揉脚趾。
  手越翻身起来,挪到增田身边,背靠背坐着,“就算不用标记,你只是普通男人,我大概也会这么追逐你。”
  增田也没回头,小手指摸索着摸到了手越的手,然后就勾着人家的手指,小眼睛弯成了月牙fufufufu的笑着。
  “你知道你这么坐着一坨像熊猫坐么?”手越问到。
  “……”增田觉得这个人可能比自己更看不懂空气。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