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庆成】双色海 05

俺! 不干了 !!!
我在写什么゙━=͟͟͞͞(Ŏ◊Ŏ ‧̣̥̇)
想起来就码一点
假的都是我瞎编的

  “把衣服脱掉,全部。”加藤坐起身说道。
  虽然蒙着眼睛,但是不妨碍他发出指令,小山没有迟疑的开始脱衣服。
  先不管小山想什么,但是加藤很满意现在的状况,蒙着眼睛不会让自己太过害羞。
  一般情况下被囚禁之后,会因为加害者的善意变得感激,哥德斯尔摩,是人就会有的反应,危险的环境里哪怕微小的救助,都会成为救赎。
  那是弱者的表现。
  加藤不是弱者,起码大脑不是。
  “到我前面来,跪好。”加藤说。
  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,加藤也不知道小山怎么过来的,能感到有人在自己正前方,加藤调整姿势,用脚触碰对方,本来没想这么做的,多亏了之前小山把加藤的鞋袜脱了,加上捆绑,加藤的脚丫冰凉。
  先是试探的用脚确定了人的位置,刚好踩在膝盖上,慢慢向上是结实的大腿,因为跪坐的姿势,肌肉绷紧,再向上,划过暧昧的地带,加藤刻意避开了中间的位置,足尖贴着侧腰向上。
  原本放在双膝的手,因为加藤的动作改背到身后去。因为加藤的触碰绷紧了肌肉。
  加藤干脆的脚贴在小山的胸口取暖,并不是刻意,是他真的觉得冷,停留一会以后加藤收回脚,窝在床边,“过来,帮我把眼睛上的东西弄掉,别用手。”
   小山没有说话,乖乖的爬过去把蒙在加藤脸上的东西用嘴扯开。
  还好房间里灯光昏暗,加藤眯着眼睛,打量着四周,中规中矩的布置,橱柜,桌子,沙发,地毯,还有自己躺着的这张床。
  黑白相间的猫无聊的躺在一旁。
  最后把目光放在小山身上,双手背在身后好好的跪在床边,果然好看的人怎么都好看,哪怕脱光了,好看的小麦色皮肤也是那么好看,修长的身形还有解释的肌肉。
  加藤这才发现一只蒙着自己眼睛的东西是一条紫色的领带,就是那天把酒倒人家身上的时候,koya带的那条吧。
  加藤再一次反省自己到底曾经干过什么。
 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,耐心的竞赛,谁先开口谁输,但是,小山乖乖的叼着领带,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说什么,加藤早就内心排山倒海翻腾了一顿,伸手把领带拿了过来。
  “带我看看这里吧。”加藤说道。
  “好的。”小山没有起来的意思。
  加藤也不管他,自己打开门出去了,小山就那么跟在加藤身后爬着。出门是二楼走廊,下楼之后客厅挺宽敞的,有厨房,加藤居然最先在意的不是打开大门出去,而是打开冰箱查看里面的食物,然后倒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  “过来。”加藤没看对方,就抛了一句。
  小山爬到沙发旁边跪好。

“我不是那边的人。”加藤说道。

“……”小山保持微笑。

“我不知道要怎么做,”加藤继续说:“也不知道你要我怎么做,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,我该做什么?”

小山依旧一言不发,加藤坐起身看着他:“回答我。”

“您只要做您想做的事就好。”小山恭敬的回答。

“我会逃跑。”加藤看向门口。

小山露出不舍的神情,仿佛加藤抛弃了他。

“别这样看我,我是个受害者。”加藤揉揉太阳穴,他是个受害者,没错,开始是,现在他是支配者,支配着诱拐他的犯人。

他是个自由人,面前的男人给了他自由,他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,在这个房子里。但是仅限于这个范围。他不自由,因为他不能出去,如果踏出去那扇门,他或许会死掉。

太可怕了,这个人。

加藤稍微清醒一点。

“你之前的主人呢?”加藤问他。

“不知道。”小山回答。

死掉了还是离开了呢,感觉被杀了的可能大一点,大概和他现在一样。加藤苦恼这个人的文字游戏。

小山看着客厅里的时钟,然后站起来:“游戏时间结束了。”

“那是你的规则。”加藤看着他坐在自己身边,“你能先去穿件衣服么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