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庆成】双色海 04

_(:ᗤ」ㄥ)_
我可能被什么打了脑袋才能这么瞎扯
看看我的鸡爪
  刨不动了
  锅好了
肉跑了
   

   加藤以为自己会被放置然后等死了之后扔出去,埋在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。
  但是过了一会,小山端着饭回来了,简单的粥,平淡无奇。
  “吃东西么?”小山问。
  “嗯。”加藤乖乖的张嘴。
  “真的不担心我放东西啊。”小山说道。
  “喂。”加藤已经认命了,你还要怎样啊。
  不开心的喝完粥,小山出去把东西放好,过了一会又回来。
  “milk,你不吃饭呢。”小山对他的猫说道。
  “shige要听我读书么?”小山抱了几本书坐在床边。
  “随便你。”即使看不到人,小山靠近的时候那种压迫感让加藤皱眉。
  小山读的第一本书是《无法撑伞的蝼蚁》,缓缓的吐字,像是睡前故事一样。
  “您是否并不在意性别,或者两边都有呢?”小山问到。
  “这句不是书里的吧?”加藤反问。
  “如果一开始明白了,接受了,那么他们会怎么样呢?”小山接着问。
  “谁知道呢,说到底这些只是被写出来,给别人看的故事,真的考究起来,连作者都不一定明白吧。”加藤自嘲。
  “可是,您一定明白吧?”小山合上书躺在加藤身边,“如果把如果写出来,就有无数种发展,作品里只能有一个结局,世人不允许不接受的结局只能放在失去的过去里,您想表达的是什么?”
  “您一定明白不是么?”小山微笑,狐狸引导小王子驯服了它,那么玫瑰呢?
  小山不是那只傻狐狸,他想要他的小王子没有玫瑰,没有宇宙,没有旅行,他想要王子和狐狸在一起就好。
  加藤陷入自己的作品里,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,很多时候故事就是故事,他不想去深究,不敢去剖析自己的想法,小山说的没错,太多可能性,他期望的,他想要的,他不敢表达出来。
  小山像是上天抛下的蜘蛛丝,加藤犹豫着。
  但是,我可去你妈的吧!想那么多有什么用,加藤已经认定自己要死的事实。
   “手麻了。”加藤说道。
  出乎意料,小山帮他把手脚绳子解开,还不忘替他按摩肩膀和胳膊。
  掀开袖子,白皙的胳膊上已经被勒的青紫,小山有些歉意。
  “眼睛,不要拿下来。”小山说。
  濒临崩溃的关节已经被放开,加藤也就认了,蒙着呗。
  加藤活动了一下坐起身,“你的名字?”
  “您可以叫我koya,”小山想了一下,“如果您想看我的详细资料的话,我可以去准备一份。”
  “这里是哪?”加藤问。
  “郊外的一栋单独住所。”小山如实回答。
  意思就是跑都没得跑?加藤想了一下,“身体和精神病例?”
  “都十分健康,上周有去体检哦。”小山回答。
  “那现在,把衣服脱了,”加藤闭着眼睛说道,“全部。”

评论(10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