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增手 /庆成/双兔】NEVER LAND 09【HP ver.】


 现实无关
oocccc有
bug有
KKK有
J家其他有
介意慎
不定时更新

09  王子的传说&染血的玛利亚

  “呐西给!!!!”手越神秘兮兮的跑来找加藤,难得小声趴在加藤耳边问:“晚上我们去找发光的独角兽吧??”
  “哈???”加藤怀疑自己的耳朵又出了问题。学校明文禁止学生夜间出去的!!!
  “我知道我知道,”手越拉着加藤的衣服,“可是我就是想看一次啊!!!”
  “你为什么不去找增田或者小山??”加藤问完,脑子里就飘过了一排字:肯定会被骂死啊!!
  “肯定会被骂死啊!!”手越眼睛挣得大大的看着加藤,“好嘛好嘛???”
  学院夜间指不定有什么发生,有什么出现,所以很久很久之前就明文规定了学生不得夜间出行,但是总有那么几朵不一样的烟花,愣是打破规定,晚上出来在学校闲逛寻找奇怪的东西,比如消失的第十三间密室,比如神秘的集会市场,比如发光的独角兽……
  总之每年都有堪称传奇的人去挑战这些规定和传说,手越更不用说,上次飞行课和金色的独角兽面对面之后,脑门上被贴上了传奇的字样,本人并没有特别在意,但是强大的精神和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去试一试。
  “有人说看到发光的独角兽了诶!!!西给!!!!!我只有你了!!!”手越不依不饶继续磨。
  “好啦好啦!!西给知道了!!!”加藤没了脾气:“说好就去一会被发现了就回来。”
  两只悄悄地定下了计划。
  晚休查房以后两人偷偷跑到学校图书室里碰面,然后带着自己的魔杖开始探索去了。
  “到底是哪里啊??”加藤问到。
  “嗯,绕过前门厅大堂,走过仓库,然后去后操场西边的橡树林……”手越记得清楚。
  两人兜兜转转来到了橡树林。
  “手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???”加藤谨慎的看张四周。
  “树枝和风???”手越仔细的听了听,问到。
  “不……还有……”加藤向上瞄了一眼,拉起手越就开始跑。
  手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下一秒握住加藤的手拉着加藤跑的更快,加藤也是拼了命的跟着手越。
  手越余光看到周围的天空飘着几个灰蒙蒙的影子,不用说,用增田贵久的胸肌张事情也知道,自己大半夜出来遇到了不好应付的东西,只是看一眼就觉得从心底透着凉意。
  双脚始终跑不过飞的东西,不多久两人就被包围了。
  “怎么办??西给对不起都怪我。”手越把加藤挡在身后。
  “等下等下,”加藤努力回想课上老师讲过的东西,“不是噬魂怪,但是也不是可以碰的东西。”加藤辨认着。
  手越拿出魔杖画了守护结界,但是外面的影子不断的撞击,结界越来越脆弱。
  “怎么办怎么办……”加藤拿出魔杖,开始回忆可以用到的魔咒,物理不行,僵直也不行,光和火……
  “手越光和火的……”加藤还没说完。一直发光的驯鹿闯了进来,驱赶着外面的灰色影子们。
  “所以说你们两个就这么跑到这里来了???”橡树林里走出来一个人,长长的卷发异常温柔,堂本刚披着一件厚厚的围巾慢悠悠的走过来。
   想想堂本刚住的树屋就在橡树林里,加藤突然觉得泪流满面,“刚先生!!!!”
  “哇!那这个是???”手越突然激动的问到。
  “晚上还是不要乱跑的好。”堂本刚身后走出一匹发光的独角兽,它轻轻的围着堂本刚然后悄然消失。
  “发光的独角兽是刚先生的守护灵???”加藤有些疑惑。
  “不是哦,”堂本刚看着回来的驯鹿,“那是光一的独角兽哦。这孩子一直跟着我呢”
  “诶???”加藤问:“驯鹿才是刚先生的守护灵???”
  “是这样。”堂本刚说到。
  “手越,你知道么,很久之前有一位混血王子,守护灵也是鹿哦!!!和刚先生一样!!”加藤突然想到。
  “王子??”手越眼睛突然发光盯着堂本刚。
  “那位驯鹿的王子用一生守护他的所爱呢,可是我不是王子,”堂本刚嘴角不自觉的上扬:“光一才是真的王子殿下。”
  “是这样么???”手越继续说:“王子会给小山青蛙么????”
  “噗……”堂本刚没忍住笑了,那天小山抱着青蛙来找他哭诉了一大堆,最后终于把青蛙扔回了河里。
  “好了好了,你们该回去了,发光的独角兽不要说出去哦。”堂本刚打发他们俩赶紧回去。
  “可是刚才的影子是什么???”加藤问到。
  “大概是忘记了自己是谁的亡灵吧。”堂本刚看了看四周,今晚的影子太多了,多的不科学,“你们跟我来,天亮之前可能都不能回去了。”
  四周的树林里模糊的有影子来回穿梭。堂本刚把两人带到了自己的树屋暂时安置。
  加藤得到同意开始翻看书架上各种古老的书籍,手越无聊的跟着堂本刚后面问这问那。
  “所以说你就不能不要这么好奇??”堂本刚无语了。
  “可是可是啊独角兽真的有啊,午夜集市肯定也有嘛???”手越眼睛亮亮的盯着堂本刚。
  光一的眼睛也是亮晶晶的,可是更加深邃。
  “有的。”堂本刚没辙了
  “那染血的玛利亚呢??”手越继续问道,染血的玛利亚是所有传说里最神奇也是最稀少的。
  堂本刚听到之后微微一笑,伸手摸了摸手越的头。然后就走了。
  手越头顶又长出来两只兔耳朵……
  “诶???”手越摸了摸耳朵,跑回去找加藤,“西给!!耳朵!!”
  好不容易清净下来,堂本刚陷入了回忆,我伤害过很多人……
   数年前,血红战争, 食死徒攻陷了很多城市最终逼近了永无岛,岛民生死一线守护者岛中心的白树,光一带着魔法师奋力抵抗,只是抵抗而已……堂本刚打破了禁忌,挥动着他的老魔杖念出了粉碎的咒语,一瞬间大批食死徒粉身碎骨,而灵魂却残留了下来……
  虽然战况被一瞬间扭转,但是堂本刚却被反噬,而当时残留的灵魂一直追寻着他……
  “我来照顾他!!”光一第一次那么认真的看着堂本刚,然后告诉所有人:“请把他交给我,我会照顾他的!!”
  再后来两人来到了这里……
  光一真的是王子殿下呢,每次想到这里堂本刚的嘴角总会弯起来。
  染血的玛利亚,最神秘的传说,说到底还是最常见的那个,就是当年的堂本刚。
  “传说啊传说……就只是说说而已,骗小孩子的。”堂本刚这么说着。
  另一边受到惊吓的手越兔子还在拉着加藤问他有没有耳朵……
  然后一直猫跑了进来。
  “啊十六!!”加藤把它抱起来,然后打开它脖子上的铃铛,里面是小山的留言,问他们俩去哪了。估计小山发现了他们俩不见了,肯定哭着去找增田了……回去被骂死也说不定。
  “诶??是传信啊。”堂本刚看着十六。“光一从来不会用传信给我的。”
  “那你们怎么交流??”加藤问道。
  “基本不怎么交流啊。”堂本刚如是说,“见面都不怎么见呢。”
  “你们不都是堂本么???”加藤无语了。
  “我们比较注重个人空间。”堂本刚言论。

  第二天回到教室不出所料小山和增田在等着他们俩,然后一顿教育,加藤觉得自己耳朵快被小山念的穿孔了,终于魔药课堂本刚解救了他们俩,手越早就神游四海了。
  “真是,快被小山念死了啊。”手越嘴巴都可以挂灯了。
  “还不是你害得。”加藤吐槽。
  “连西给都这么说我!!tego喵伤心了诶!!!”手越假装伤心的哭出来。
  “别哭了赶紧的把配方抄下来,下节课要用的!!”加藤推推他。
  “嘛嘛嘛我抄……”手越认命的拿起笔。
  一边堂本刚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俩。然后在纸上写了几句话,折成飞鸟,一推,飞鸟就飞了出去。
 
  貌似,钥匙出现了。

 
 

评论(1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