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增手 /庆成/双兔】NEVER LAND 05【HP ver.】


oooccc有
现实无关
bug有
逻辑没有
散更

05  生活总是充满活力

  开门的瞬间增田和小山觉得自己好像中了阿瓦达索命咒,心理和身体全都被重击了。
 

“taka~”手越看到增田回来,蹦哒钻进增田怀里开始蹭来蹭去,还是不够,“taka摸摸耳朵嘛。”
  小兔子的眼睛亮晶晶的,增田内心突然开始唱起了小星星的曲子。然后双手轻轻的给手越顺毛。
  手越眯着眼睛扒在增田怀里舒服的短尾巴一抖一抖。

  另一边裹着毯子的加藤小脸通红,大眼睛泛着水光盯着小山,“西给不要!!”

  “可是我也可以帮你顺毛啊,我还会揉肚子。”小山眼睛笑成一道线。
  “西给不要!!”加藤裹紧了毯子有重复了一遍。

  委屈的憋着嘴小山看着加藤。
  “那个就只有耳朵,不要揉肚子……”加藤扭扭捏捏小声的说。
  小山睁开明亮的小眼睛:“好的好的!”
  加藤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小山的眼睛刚才像一个高功率照明灯。
  小山的手的确很轻,加藤垂着耳朵快要睡着了,如果排除小山时不时发出的“啊~毛茸茸~太可爱了~哇啊~”的声音,加藤觉得肯定会睡个好觉。

  “小山没时间了!!!”增田突然过来拖着小山的领子把人拎走:“天亮之前赶紧做变形剂,不然明天我们都得扣分。”
  “啊,等一下,我站起来自己走……”小山舍不得加藤,回头一看,“你什么时候把手越哄睡了???”
  “刚才。”增田放开小山,开始着手称量材料比例。

  太阳初升的时候,小山和增田终于找对了比例配方熬出了药水。
  “在重复一次使用方法。”增田盯着眼前两只兔子。
  “8小时内必须喝第二次,不能泡热水澡,不能乱吃东西……”手越说到。
  “不能激烈运动。”加藤补充,对于最后一条加藤有自信,毕竟作为实打实的运动白痴,他肯定不会让自己太累。
  然后两只兔子喝了药水,耳朵开始缩小,像小手指大小在头发里,手越把头发抓了抓,不注意根本看不到耳朵。
  加藤本来就是垂耳兔的耳朵,缩小后的耳朵更是自然的躲在头发里。

  “手越,尤其是你,不要亢奋的时候把耳朵竖起来!!!”增田不忘叮嘱道“下午自由活动课记得来找我,找不到我找小山,都没有就在这里等着。”
  “好的好的知道了,”手越拉着加藤,“走啦。”

看着两个人风风火火回去了,增田松了口气,回头发现小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手里还捏着几根药草。

   魔药课。
  “世界呢,有很多奇妙,或者说奇怪的东西,”堂本刚慢悠悠的说到:“其实魔法本身存在就很奇妙。”
“所以老师你到底要说什么???”二十多分钟过去了,一群人还只是站着听老师讲话。面前的桌子上一盆一盆形态各异的植物引起了学生的好奇心。

  “嗯,就是有些植物呢,并不是外表看起来那样,”堂本刚拿起耳罩挂在脖子上继续说道:“比如笼子里的金色马丁,它们会跟着音乐摆动,但是对其他的声音并不敏感。”
  “诶????”学生们好奇的盯着中间的笼子。
  “但是其实小马丁会跑的,并不是扎根在一个地方,所以才会用笼子把它关起来。”堂本刚说着走到笼子旁边随意轻声哼起了曲子,金色的树枝抖了抖,然后整棵树靠在了堂本刚所在的方向的笼子边。
  如果就这样静止的话,肯定是一副名画。

“还有呢,就是外表看起来很安静的植物,实际上很……吵。”堂本刚思考了一下,最后用了吵这个词。“待会所有人带上耳罩以后,看我的手势可以分小组把曼德拉草拔出来,但是,后果自负好了。”
 
  四院新生一起上的课,自然而然手越拉着加藤成了小组,五人一组,还有同期的中丸雄一,锦户亮和丸山隆平。
  手越小朋友带好耳罩之后想都没想就把曼德拉草拔了出来,婴儿形状的根部暴露在大家面前立马开启了毁灭式的哭声。
  不足五秒,手越把它栽回了花盆里,就算带着护具,那种尖锐的声音多多少少还是传进了耳朵里,还有那种皱巴巴的长相。
  手越发现加藤用手护住了自己头顶两只缩小的兔耳,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的小山用手护住了加藤头顶的兔耳,增田在旁边用很大的力气捂住耳朵,一脸嫌弃。
  然而,小山已经处于僵直的状态了。

“嘛,”堂本刚慢悠悠的拿下来耳罩,“曼德拉的声音可是会让人僵直晕眩的。”

看了看小山和增田。
  “叫你们来帮我带一下新生植物介绍的,”堂本刚看了看小山,“组员把僵直的人送回去休息,这节课下课吧。”
  “诶???中丸也晕过去了!!!”手越突然发现同组的人也倒了。
  “他不是带着护具的么???”
  “估计是吓得。和曼德拉的哭声没什么关系,是视觉冲击吧。”所有人得出结论。入学之后被宿舍管理油画小姐吓得不敢回宿舍,因为长廊里来回漂的幽灵不敢出门,餐厅里的海盗们让中丸好多天没吃晚餐……

  其他人把中丸和另外几个好奇心旺盛没有带护具的人送去休息室,增田背着小山带着兔子们回到了自修室。
  “这个时候真的感谢小山能够自己占用这间自修室,”增田把小山放到沙发上然后对另外两个人说道:“手越,耳朵长在哪里???”
  “哈???”手越被问的一脸懵逼,“头上啊?”
  “都是长在你脑袋上的耳朵,知道捂住正常的两只,头顶那两只怎么就给忘了???”增田说:“如果不是西给现在躺着的就是你。还有西给,如果不是小山,现在你也躺着。”
  两只兔子低着头不说话,加藤是知道兔耳也是会听到声音的,可惜手越那个大嗓门压根就不在意其他的声音是哪里收到的。

  过了一会小山醒了。
  “啊啊啊……全身像电过一样……”小山可怜兮兮的趴在沙发里。
  “现在你可以把曼德拉草的作用感受写一下了。”增田走过去捏了捏小山的四肢,“僵直效果大概50分钟。”
  “人性呢人性呢,你居然还在观察计时。”小山。
  “难得有人这么直接就听人家哭声,”增田没忍住,嘴角勾了起来。
 

  “massu,喝水???”手越端过来两杯茶,“西给泡的哦。”
  增田拿了一杯慢慢喝,小山有气无力的躺着。
  然后……
  “你们哪来的茶???”增田突然问到。
  “桌子上的。”手越指了指昨天增田和小山用过的桌子,上面还杂七杂八的放着各种材料……

  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ma……massu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”小山突然开始丧心病狂的大笑起来。
  不知情的加藤闻声跑过来:“怎么了????”
  “西给哈哈哈哈哈,你知道你泡了什么么???”小山已经笑到肚子疼。
  “手越拿给我的,怎么了????”加藤不明所以。
  “你们真的不觉得增田有什么不对么???”小山捂着肚子问到。
  “哈???”加藤觉得没什么不对,除了表情很生气。
  “那个……massu???”手越停顿了一下小声问道:“你的胸原本有这么大么?????”

  咔嚓
  增田把手里的被子捏裂了……
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mass你以前胸肌顶多也就B啦,现在估计已经D了吧??”小山不怕死的继续笑。
  手越和加藤感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。

  增田贵久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感觉到对手越祐也小朋友的感情,如果不是喜欢,早就掐死这货了,而不是捏杯子!!!!

评论(5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