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玫瑰的香味

脑洞产物
occcc  oooccc 
现实无关

交代一下背景:增田出国留学6个月,离开后国外角联络不方便,卸载line之前看到了果西对小山的表白,然后错过了6个月的果西。

  玫瑰即使干枯,香味也不会消失。

  “10月之前有时间么???”手越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差点心跳过激。
  大半年前某个出国留学的滚蛋,就这么一去没了消息,手越每天给对方的line留言也没人回,这人就像彻底抹去了和自己所有关联一样,就算有时间差,也不可能这么绝吧。
  现在应该是放假回来了,手越就收到了那个在手机里大半年没闪过的号码的信息。
  一番思想斗争之后,手越拨通了加藤的号码。

  “所以说,你自己不敢去??”加藤总结了一下。
  “别那么说,怎么说也不会不敢……是不想一个人去面对massu。”手越辩解。
  “还不是胆小么?要不你问一下koya???他比较拿手社交之类的,你们关系也不错。”加藤沉默了一下:“不过,既然massu只约了你,肯定有他的用意。”
  “哈??一个单方面失踪的人,突然回来,有什么用意?”手越还是很在意。
  “你喜欢他就去啊,”加藤揉揉太阳穴:“两个相互暗恋的人真麻烦,你自己想办法吧,祝你好运!!”
 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。

开什么玩笑呢!只有自己单箭头而已吧!!十月之前还有10天,手越看着日历。
“抱歉啊,十月之前有球赛,已经安排满了。”手越利索的回复了这几个字。
  求你赶紧出国,别再来打乱我的心了……
  如果再见到你,说不定,一直忍耐的东西就无法控制……会更舍不得你走啊……
  手越知道自己不应该成为这个人的阻碍……也不应该成为他的烦恼……更不想被他讨厌。

“那好吧,我9月27回去,我去看你比赛吧”
 
增田这么一个消息,手越把头埋在被子里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搞什么!!!你要干嘛??!!!

  然后隔天,手越就以今天训练取消了,要出来坐坐么这种话约了增田在咖啡厅见面。

  增田贵久用胸肌想也知道手越不可能取消训练,估计昨天是没想好理由,不过结果还是可以见到就好了。

  “我想上你。”增田贵久看着他,低沉的音色像是海妖的蛊惑,让手越迷失了。
  这是大半年来,增田贵久跟手越说的第一句话!!!!
“我拒绝!”手越不敢看他,增田这个人,甜起来让人腻死,盐起来也是杀人,即可爱又帅气,怎么会有这种人啊。

“哦?”增田捏着手越的脸面对自己:“是谁都可以,只有我不行么??”

“抱歉,不是谁都可以只有你不行。”手越深吸一口死气:“是谁都不可以!”

气死了,原来这货是这么给自己定位的,不过也怪人家,谁让自己平时一嘴一个猫咪一个甜心……是应该反省自己,“抱歉啊,你并不是特殊的人,谁都不是。”

“……这样也好,”增田嘟嘴,原本想的是吃干抹净不留遗憾,或许比一心一意的爱慕轻松很多,但是,这个样子,刚才的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。

放开手越,增田低下头:“我啊,一直都喜欢你,就算在国外,一直都想着你,想要在你身边,我……”

手越睁大眼睛,一句话说不出来,大脑仿佛当机了一样,这种狗血的双箭头暗恋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啊!!被西给说中了???突然手越转身就跑。

增田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手越拉了回来。

“啊不是,你让我冷静一会。”手越语无伦次。

“你要是拒绝我的话直接告诉我,我不会做什么的。”增田急于解释,是不是自己让手越感到害怕之类的。

“不不不,不是,我是……那个……”手越找不到措辞干脆直接抱紧增田,小脑袋紧紧的窝进增田胸口,“我,比你喜欢的更久,更多……你……”怎么能比我先说出口啊!!

“你不是和小山在一起了么??”增田突然问到。

“哈??什么时候的事??”手越抬头一脸不可思议,用你增田贵久的胸肌想都不可能是小山庆一郎吧!!!

“就是,我到瑞典的第一个月,line的群里,你……”增田噘嘴很不情愿的继续说道:“你在群里跟小山说了,很……的话。”

接着,就是那个时候,增田把line卸载了,眼不见心不烦,反正国外用line也不怎么方便,干脆利落。

“诶???那个啊?!!!”手越一口血没出来:“那个是大家一起夸一夸小山啊,我是第一天的,你不会没看后面的吧??”

刚好增田离开以后,小山对于加藤的感情仿佛遇到了考验,如果西给也离开的话小山会怎么样,毕竟自己没有手越那种开朗的精神,如果他要离开自己是绝对不会阻拦的,接着就进入了低落期,一群人自发开始开导小山,每天在群里变着花样的夸,于是增田只看到了速度最快的手越对着小山说着不着调的甜言蜜语。

“所以你就再也没回复过我的留言??”手越挑眉:“你怎么不直接来问我啊??”这个人,每天手越都会坚持留言,聊一下日常,有时候会说想他,然而,大半年没有回复,手越真的以为增田彻底抛弃了自己。

“我想跟你打电话,可是。”增田抱紧手越:“如果你们在一起,我会很心塞。”

“你下次来问我不行么!!!”手越双手捧着那个委屈的要变形的包子脸:“直接来问我,听到了没有!!!!”

“嗯!”增田 甜 贵久。

评论(6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