犬溪

这是小牛家的孩子特别坚强,跳跳,开开,容易脑壳崩,鸡爪

【增手】夏日火花

  小甜饼
  ooc注意
   现实无关

  夏天。  
   肯定是浴衣,烟花,棉花糖。  
   手越兴致勃勃的换上浴衣,把金发编起来,还带了漂亮的碎花发饰,“massu,massu~去祭典啊~”  
   增田贵久,和另一个小太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  
  满脸透漏着冷漠。  
  比起夏日祭,他更乐于在房间里吹空调,单纯的,怕热。但是相较于温度,他妥协了,因为面前这个人,穿浴衣真的好看,如果就放他自己这么去夏日祭,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牵走。  
  “massu,massu?taka!!!”手越盯着心不在焉的增田。  
  “怎么了??”   “等下要一起去写绘马么?”手越问到:“还有烟火大会?去吧去吧???”
    “可以啊。”增田习惯的嘟嘴,脸圆圆的,手越内心的烟花炸了,太可爱了。  
  增田不太明白为什么手越突然转身自己走,兴兴的跟了过去,歪头看着手越的侧颜,漂亮的脸,有好好编起来的金发看起来很乖巧,还有发饰,耳钉,小细节做的真好看,紫色的浴衣,说实话手越跟自己比起来,的确身材属于瘦小的那种,但绝对不是娇小,天知道浴衣下面的身板多结实,但是就是很趁衣服,怎么穿都好看,不是女孩子那种,而是,这个男孩子,就应该这么穿,比谁都合适。  
   察觉到旁边的视线,手越睁大眼睛看着增田:“怎么了么??我头发散啦??”  
  “没有啊,怎么可能是头发散了啊。”增田牵起手越的手:“只是在想手越的事而已。”
    “boom!!”手越觉得自己心里的烟花大会已经全部炸开了,增大包甜起来要人命啊。
     “诶,说一下在想什么??”手越眼睛里有星星,期待着相方能说出什么。  
  “嗯……”增田吸了口气摆出不说不行的样子:“我,”     
   “好,停,别说了”。手越啪叽用另一只手捂住增田的嘴:“哪天等你不用心理准备的一下就能说出来的时候,我再听。”  
   增田呆了一下,用空闲的手拿来捂着自己的手,然后在手越的小手心亲了一下。  
   这次手越彻底被击沉,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快走快走”手越抽回手催促着:“烟火大会会赶不上的!!!”
  故意把脸扭过去,在增田看不到的方向,脸肆无忌惮的红到不行。  
  要死要死,这种不要命的撩,太糟糕了啊啊啊啊啊啊啊!!!手越内心不停的念。
    编发露出的小耳朵告诉增田,这个人害羞到不行。   说实话手越这个人呢,害羞的点很微妙啊,即使面对台下几万人也能说出甜腻的情话,反而这个时候害羞的可爱,增田嗤嗤的笑出声。  

  “笑什么??”手越问到。   “手越会对我害羞,独占的满足感。”增田认真的说。
    “诶是这样啊???”手越突然觉得自己语塞,“你还是别这样了。。。。”
    “怎么样??”   “就是,打直球,杀伤力太大了。”手越不好意思的说:“因为太帅气了。”  
   噗,增田小脸一红。  
   噗,手越也是。
  夏日祭,浴衣,烟火大会,苹果糖。
  还有燥热的温度。
    “快走快走啊,说好了去写绘马的!!!”手越打破沉默。  
  增田低低的应声,牵着手继续走,然后路过路边的长椅的时候说到:“坐下。”
    “哈??”手越疑问。
     “你先坐下。”增田把人摁到长椅坐好,自己蹲下脱下手越的木屐,捏着手越的脚,“你,果然木屐不合适,都磨破了。”
    “这个不要紧嘛,”白天手越突然发现自己的木屐不见了然后去店里随便买了一双新的,直奔增田家就来了,虽然有些不舒服,但是看到massu的包子脸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。
    正在考虑要不要回去,但是肯定不会就这么继续让手越去夏日祭,增田贵久第一场想把手越祐也背回家!抬头刚好对上一脸委屈的手越。
     “我想跟taka一起去看烟火。”手越憋嘴。  
  这个时候居然叫名字!!增田完败。
     “你在这里等我一下。”说着增田跑开了。
     “诶???可是……”手越还没说话,那人早就跑远了。  
夏天的夜里,远处还能听见祭典的音乐,好想和taka一起去哦。
  越想越委屈,都怪自己没准备好,想着赌气一脚把木屐踢出去好远,掉进草丛里看不到了,又后悔怎么回去啊……
  过了一会就看到增田拎着袋子一路小跑回来。
   “这样我们俩都赶不上烟火大会了,所以,”说着增田把袋子递给手越,里面是仙女棒和小金鱼(手花)。
   “诶?”  
  “你这样是走不不过去的啦,脚会破的,”增田低头:“你的木屐少一只???”
   “啊刚才不小心弄丢了。”手越低头,好憋屈,明明那么期待来着。
  真的想一起去夏日祭!!!  
  “别生气啦,现在只有我们两个的夏日祭和烟火哦。”增田摸摸手越低着的小脑袋,“你看~”说着点燃仙女棒,在手越身边挥舞。
  “……”远处的烟火大会已经开始了,离得很远都可以看到盛放的烟花,模糊的掺杂着人们赞叹的呼喊,而身边的增田贵久,也适时的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远方的烟火。
  “你拿着这个,”说着增田点燃手花,递给手越拎着,小小的火花一闪一闪,在两人之间。
  夏季的夜晚,夏日祭,烟火大会,浴衣。
  增田贵久
  手越祐也
  只有两个人的祭典。
  “yuya,今年没有写绘马哦。”增田突然说到。
  “嗯?”
  “明年一起去好不好?”增田认真的看着手越,明灭的手花一闪一闪,增田贵久的眼睛里跳跃着比太阳更明亮的光。
  “好!!!”手越笑起来。等下,增田刚才叫了名字……手越被撩了!
  “这么好看的yuya只能跟我一起哦,虽然想跟别人炫耀一下,但是,还是自己看比较好”,增田习惯性的嘟嘴。
  “好了,你别说了。。。。”手越伸手捏捏增田的包子脸,“以后都会给你看啦!!但是我在想我现在怎么回去……”
  木屐丢了一只,脚还破了。怎么回去是个问题。
  “我背你回去啊。”增田说道:“抱你回去也是可以的。”
  “还是背着好了。”手越说。
  怎么想抱回去都比较耻啊!!
  放完手花,增田背着手越慢慢的往回走。
  增田的身材真的特别好,宽阔,还有背肌,腰线,真好啊,手越想着想着到处摸,索性把手直接伸到前面摸摸增田的胸肌……
  “你干嘛!!!!”增田差点把人扔出去。
  “啊抱歉抱歉不自觉就摸过去了。”手越虽然这么说手还是没拿回来。
  增田贵久,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非礼这个词有多蛋疼。
  “别乱来好不好!!”增田压低了声音,忍耐!
  “taka~为什么我就练不出这种的肌肉呢??”手越开始撒娇。
  “体质问题……吧!!!”增田打了个哆嗦。
  手越居然在自己后轻轻的咬了一下。
  …………忍耐
  夏天,浴衣,手越祐也,增田贵久的忍耐。

【没车!!!跪地真的没车_(┐「ε:)_】
 

评论

热度(25)